三國:開局被曹操封護國瑞獸
小說推薦三國:開局被曹操封護國瑞獸三国:开局被曹操封护国瑞兽
不少的学子都是奔着这个抽奖来的,尤其是其中的寒门学子。
虽然给的银子并不是很多。
但……
谁能拒绝白送的银子呢?
说书张抖了抖手上的宣传单,指了指右上角的位置,“大家可以看看自己手上宣传单右上角这个位置,都有一个编号。”
將軍 請 出征 小説
大家都拿起手上的宣传单,疑惑的看向右上角。
“我的是壬三寅,你呢?”
一个学子将自己的宣传单递过去,“我的是己九酉。”
“嘶!原来大家的都不一样,我一开始还疑惑这是什么东西。”
“难不成这就是抽奖的编号?”
许多也凑到曹操的旁边看了看,曹操的手里也有一张宣传单。
甲六辰。
【这玩意就是编号吗?这么复杂的?】
曹操:???
这哪里复杂了?
这不就是正常的天干地支吗?
曹操奇怪的看向瑞兽,瑞兽这好色仙人不会连天干地支都不会吧?
不会吧不会吧?
难道真的有人连天干地支都不会的?
【不过,既然曹老板连这种方式的抽奖都做出来了,搞个彩票还不是简单的?】
脱轨边缘
【六加一?双色球?五加二?反正就几个数字组合着来呗。全都选对,跟摇号的顺序一模一样就能有特等奖。】
【不是我说,在三十几个号里选中对的那个,还跟摇号顺序一模一样,十几亿里都不一定能有一个。到时候,奖金池里的钱有万万钱,中了特等奖就能有万万钱,全大汉不就疯了?】
曹操:???
瑞兽这好色仙人是真的不做人啊!
虽然他不知道什么六加一、五加二,还有什么双色球的。
但是,十几万万人都不一定有一个?
我踏马!
这就很刺激了啊!
到时候,这么多人买他的彩票,又没有人中奖,那岂不是相当于全大汉的人在给他曹操做慈善?
就好像是那种,全大汉没人给他一钱,他曹操就发了呀!
更何况,这还不是一锤子买卖。
到时候,他把彩票发展到全国,不止全国,他一个月,哦,不,十天就发行一期!
吸溜!
曹操忍不住口水流了下来。
【不过,彩票这玩意,设置什么特等奖、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的,奖项杂乱复杂的弄一堆,总不能让人觉得自己是上当受骗,不然的话,以后谁还买彩票?】
【虽然这玩意的本质就是骗人,但时不时也要宣传一下有人中了大奖,不然时间久了大家都发现这玩意中不了,谁还会买?】
【最好到时候曹老板能在邸报或者市井小报上头版头条发出来。】
【惊!邺城一村民喜中特等奖,独得五千万钱!】
雾草?!
曹操双眼发光,只觉得整个人都受到了洗涤。
若是每一期邸报上都能有一个这样的消息,甚至有几个!那大汉百姓还不趋之若鹜?
五千钱!
就算是世家大族也愿意买来试试看啊!
到时候,一钱可买一张彩票,再设置一下什么一等奖到五等奖,最末的五等奖人数多一点,给他五钱。
一钱谁出不起?
用一钱就有机会换到五千钱!
谁不愿意?
若是有这样的机会,他曹操也一定会试一下的呀!
曹操总算是满意了,终于从瑞兽这好色仙人的口中挖到了彩票!
这彩票,才是真的财源滚滚来的绝佳利器!
他,曹操,富可敌国,指日可待啊!
毕竟,五石散这样的生意……
有点不能太高调。
“现在!我们公布一等奖!”高台之上的说书张已经抽出了十个三等奖,五个二等奖。
接下来,就是最后的一等奖。
此时,整个广场之上的气氛已经烘托到了顶峰。
虽然没有多少钱,但能在这么多人当中中一等奖,那得是多好的运气?
他们想要的,是这份难得的运气啊!
就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之中,说书张,已经从木箱之中开始摸索,“这次,抽出的此次抽奖活动的最终大奖,一等奖!除了有宣传单上所写的十钱之外,更有意外惊喜等着大家!”
【嗯?意外惊喜?意外惊喜会是什么惊喜?不过,这群人也是闲的,这么多人抽,才只有十钱,他们就在这里排了这么长时间队伍?】
曹操,“……”
就离谱!
十钱怎么了?
钱虽然少,但也是他曹操送的呀!
免费送还嫌少?
瑞兽这好色仙人,简直离了大谱!
更何况,这可不只是区区一等奖,一等奖之后,还有特别惊喜呢!
十钱不是关键,关键是……
惊喜啊!
但凡能读得起书,谁会在乎这十钱?大家想要的,是那最后的神秘惊喜啊!
绝对……
足够神秘!
绝对,能让这些学子觉得物有所值,欣喜万分!
【哎!好无聊,果然不能对这个年代的娱乐活动抱有太高的期待啊!表演狗血,没什么看点。抽奖这玩意,我都看了多少年了,还差这一次?】
豺狼 末日
【还不如去青楼看美人吹拉弹跳呢。】
曹操:???
青楼有什么吹拉弹跳?
为何他曹操不知道?
不过……
曹操顿时便是嘴角疯狂上扬,有没有不重要,回头他就找人问问看,要真的有什么吹拉弹跳,那就带瑞兽去看看。
若是没有……
很快就可以有了。
不过……
曹操的脑海之中顿时也冒出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在青楼之中,大家看的能是吹拉弹跳吗?
大家想看的,是那些漂亮的女子啊!
要是衣服再……那就更好了。
若是配着五石散,那简直绝了!
曹操忍不住又是一声叹息,可惜啊!奉孝不在邺城。
不然的话,奉孝必然能在青楼搞点花出来!
“一等奖的获得者是……是……是!丙六辰号!丙六辰!请丙六辰上台领奖!”说书张声嘶力竭,激动的在高台上挥舞着手里的纸条。
【嗐,就十钱的一等钱,也值得这么激动?不过,这个说书张烘托气氛倒是很有一手,以后要是曹老板搞彩票的话,倒是可以让这说书张来做主持人,绝对能把人忽悠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