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震驚,你管這叫貧困戶?
小說推薦全民震驚,你管這叫貧困戶?全民震惊,你管这叫贫困户?
“我屮艸芔茻,沫沫女神,快提醒一下叶大神,让他快换个人解石!我刚刚在网上搜了下这个翡翠交易市场的八卦,发现这个七号解石师傅是出了名的手黑,十解九垮,就算偶尔能解出翡翠,也是不疼不痒的屁胡!千万别选他啊……”
“这尼玛,黑心摊位上买原石,还买了块狗屎地的垃圾,又找个黑手师傅解石,这是要黑到家啊,快换个人!”
“换人!换人!”
而在这时,直播间的水友们也乱成一团,尤其是当有人上网搜索出七号解石师傅的“辉煌”解垮战绩后,所有人更是几乎瞬间炸毛了,不断发送弹幕,希望沈月能提醒叶天一下,让他换个解石师傅,求一个好彩头。
“叶天,你看……”沈月看到直播间水友们的提醒,也是有些懵了,急忙走到叶天跟前,把水友们发送出来的弹幕指给他看,希望他能听从建议,换个解石师傅。
“七号?手黑?那就他了!我这人,就喜欢挑战极限!”
叶天扫了屏幕一眼,非但没有如沈月所想的那样,倒抽一口冷气,马上换人,反而是抚掌大笑,一幅开怀的样子。
“……”
沈月听到这话,彻底懵了。
“……”
直播间的水友们,也一个个傻眼了,不敢置信的看着叶天,几乎都怀疑耳朵出现了问题。
喜欢挑战,那没关系,可是,这时候是在和别人打赌啊!
喜欢挑战极限,也不能选个这种时候挑战吧?!
“懵逼树上懵逼果,懵逼树下你和我。”
“+1……”
“+10010……”
良久后,也不知道是哪个水友一脸懵逼的敲出了一段评论,旋即,下方狂刷一大片。
这一刻,他们是真的懵了。
他们见过死鸭子嘴硬,见过钻牛角尖的,可真没见过像叶天这样能钻牛角尖的。
“别选我了,靠,我不想解,求求你,换个人吧……”
莫说是直播间的水友们了,就连七号解石师傅被人拉过来以后,看到叶天手里的那颗狗屎地原石,一张脸也是瞬间黑了,脸一拉,不由分说,当即转身就要走。
开什么玩笑,他本来就有个手黑的名头,正发愁怎么改变一下,不要再背负着这个不属于他年纪所该承受的重负,可偏偏现在碰上了这么块狗屎地原石,百分之一万的还要解垮,他干嘛还要往这枪口上撞啊。
“我擦,连这种手黑到没人愿意用的解石师傅都不愿意解石,这块原石的品质得是有多差啊!”
“我服了,我真的服了,叶大神,求求你,换块原石,换个人吧……”
道草日和
直播间的水友们看到这一幕,也已经连吐槽的心都没了,一个个大声疾呼,希望叶天能够换块原石。
沈月、凌沫沫和宁媚儿她们也是一脸的无语。
得是多垃圾的原石,才能让这种手黑到离谱的解石师傅,都不愿意去碰?
可为什么,叶天要这么笃定的去选这么块原石呢?
“兄弟,给我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万一我手红,能拉你一把呢?”
叶天听到这话,也不由地乐了,笑呵呵打趣道。
“……”
末羽 小說
一语落下,直播间的水友们瞬间无言。
叶天这明摆着是要跟“黑”杠上了,要一门心思黑到底,从心黑的摊位上买原石,才找个手黑的师傅帮忙解石,难道,他真的就不担心这么一条路黑下去,把他自己也给黑了吗?
“我实在也不是谦虚,你另请高明吧!”
七号解石师傅手摆的跟拨浪鼓一样,转身就要溜之大吉。
他真不想因为这块狗屎地原石,彻底坐实了手黑的臭名。
“今天就是你了!解也得解,不解也得解!”
但可惜,不等他有所动作,叶天已是劈手便抓住了他,扯到身边后,咧嘴笑道。
七号解石师傅接连挣扎了几下,可是,不管他怎么挣扎,却根本没办法脱身。
这让他诧异与叶天惊人力气的同时,也放弃了逃跑的心思,摇了摇头后,看着叶天道:“我可是出了名的手黑,要是有问题,你不能怨我。”
“富贵在天,怨你干什么?说不定你这手黑和他的心黑一结合,互相抵冲,反而变成手红了呢?”叶天笑眯眯的松开手,打趣了一句。
“我谢谢你啊……”七号解石师傅无语一句,然后从叶天手里接过了那块狗屎地原石,道:“你想怎么解?一切两半,还是?”
“擦一下吧,跟旁边的原石一样,开个天窗,开的大一点儿,一半那么大……”叶天摇了摇头,道。
“就这种狗屎地的,还擦个毛啊,一切两半都浪费机器齿轮,应该直接砸地上摔两半!”
“尼玛地,笑死我了,受不了了,狗屎地居然要擦天窗,真敢想啊!擦什么?擦出来个毛玻璃石晶天窗吗?哈哈哈……”
周围聚拢过来的围观人群听到这话,一个个笑到捧腹,鄙视连连。
“给他擦!给他擦!让他明白明白,什么叫做徒劳的挣扎,哈哈哈……”朱光更是笑地前仰后合,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向着解石师傅连连摆手道。
“行,那就给你擦。”
七号解石师傅无语地摇了摇头,但拗不过叶天,只能发动机器,拿起原石,在上面擦了一下。
“嗤啦……”
伴随着一阵刺耳难听的石块和金属摩擦声,下一刻,无数白惨惨的石粉,立刻簌簌的飞起。
“看到了吗?大白板!”
金钱游戏
“哈哈哈……一块狗屎地居然还擦,磨手指头,浪费砂轮!”
看着这一幕,围观的众人一个个鄙夷大笑连连,连连摇头,觉得已经看到了最终擦出个大白天窗的结果。
“咦……我擦,不对啊,怎么有点儿绿?”
“我屮艸芔茻,什么情况!这是什么情况?”
鱼儿的夜
“狗屎地,出绿了?垃圾也能涨?!”
但下一秒,有眼尖的人忽然惊呼出声,众人循声望去,立刻定睛向解石机器望去,目光落下,立刻看到砂轮擦着原石飞起的石屑,竟是从惨白的石粉,变成了淡淡的绿色。
而听着一声声,七号解石师傅心里也咯噔一声,急忙关闭机器,停下了动作。
众人目光所及,立刻看到,沿着狗屎地原石擦出的天窗处,白惨惨的石粉下面,竟是有一点儿幽幽的绿。
“呵呵,狗屎地原石,就算出绿,也是最差不值钱的豆种,而且顶多只有薄薄的一层……”
朱光的心也是一凛,一股不安生出的同时,强自镇定的不屑道。
“哗啦……”
但就在这时,七号解石师傅已是拿了瓢水,手一抖,便泼在了覆盖满了白色石粉的原石上。
水声落下瞬间,围观的人群瞬间静默了下来,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所有人怔怔望着七号解石师傅手里的那块原石。
萬相之王
目光所及,只见原石露出的半面,竟然全部都是油油的绿色,浓郁且干净不说,而且水润润的,似乎嫩的只要拿手指头一掐,就能够从露出的这抹鲜嫩绿色中挤出水来。
更重要的是,原石被机器打磨掉了半面石皮,而这半面,竟然全都是翠绿,连半点儿杂色都没有,被七号解石师傅拿在手里,虽然不像个大号的绿色玻璃球,但也相差不算太多。
这满面的鲜嫩绿色,这水灵灵的光泽度,让偌大的现场,鸦雀无声,如死一般静寂!
所有人的目光,悉数集中在了叶天的脸上,那双眸中,除了震惊之外,还是震惊!
狗屎地!
心黑摊位,再加上手黑解石师傅!
明明一条道走到黑的结果,此刻竟出绿,不,出奇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