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從凡間來
小說推薦她從凡間來她从凡间来
齐舜表现出十分的好奇,脸上疑惑之色一览无余。
转生贤者的异世界生活~获得第二职业并成为世界最强~
梅陈梦细细给他讲了缘由,道出予光府之人是如何为了迎合予光喜好,尽善尽美地做了什么工作,又为此研造出多少种便捷之法。
齐舜听得很认真,但脸上笑意渐隐。
这些人,为自家兄长费这许多心思,其中不乏妙招,倒也算是有些才思。可是他们的成果,只是一颗更好看的花草,委实大材小用。
如果把认真细致的工作态度用在别的地方,比如参军作战,他不相信这些人无法胜任。
天界参军,向来以自愿为原则,只有战事紧张兵力不足之时,才会起征兵令。而且即便到了这个地步,凡仙也不在征兵名单之上。
天军纪律严明,仙人又多向往自由,以致自愿参军的人数少之又少,往往兵力不足,征兵令多次发出。
临时征集的兵力,缺乏纪律,战场经验又不足,打起仗来十分吃力,伤亡频繁,不堪一击,不过是起了人海战术之类的效用。
哪怕提高了天军的待遇,也收效甚微,天界兵力仍旧匮乏。只好更加地惜兵养兵,制定更加苛刻的操练法则,勤加训练,提升战力。每一个战士,都是从刀尖上走出来的。
如果有更多人参军,他们也不必如此艰辛。
他曾经提出建议准许凡仙参军,被天帝驳回。言之天军职位崇高神圣,不宜让低贱的凡仙涉足。如若叫凡仙做起了纯仙的保护神,恐引起天界大乱。
原本以为这些受战士庇护的普通仙人们,过着安逸幸福的日子,哪知却为些微不足道的小事绞尽脑汁,不见得每日都顺心顺意。
看着梅陈梦带着温柔的笑容边说边轻抚手中花瓣,齐舜突然问道:“这份工作,做得开心吗?”
梅陈梦没想到他有此一问,愣着答道:“尚可。侍花弄草,没有烦恼。”
“呵。”
梅陈梦结尾两句还押起韵来,颇有些调皮的意味,齐舜的愁绪一扫而空,轻笑出声。
花与蝶
罢了罢了,有多大的心做多大的事,负重前行的事情,一部分人做就够了。
这笑声一出,梅陈梦不知他是何意,见他既不说话,也不走开,便也不再说话,只继续低头做自己的事情。
沉默在二人之间弥漫开来。
十分难得的,能与梅陈梦独自相处,与她站在一起,齐舜的内心感到十分平静。他享受这样的时光,如记忆中一般祥和。
当他后知后觉地发现二人相顾无言之后,才复又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
该死!我还没有追到她,怎么就把她当自己人了!
齐舜懊恼起来,面上却不显,仍保持翩翩风度,他抬眼望了望四周的环境。这里除了兄长的西楼,都是各类花草树木,他有些好奇梅陈梦往日是如何在此地作息的。
“梅仙子,站了这许久,本殿下有些累了,可否移步至仙子日常歇息之地?我们坐下聊一聊。”
“殿下找小仙有事?”
“嗯。”想要追求她,所以接近她,也算有事吧。
梅陈梦听到确实有事,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她往西楼边的树林方向移步,边走边道:“殿下,请跟我来。”
齐舜跟在其后,亦步亦趋。
不一会儿,二人停在了林间一片草地上。
草地不大,方圆八九尺,间或点缀几朵小野花。此间离林子边缘不远,也不算近,四周树木环绕,有足够的隐蔽性,外边是轻易瞧不清内里情状的。
没想到这林间还有这样一块地方。
齐舜想起水千游的那些恋爱秘籍,刚想借此夸佳人一句,谁知一眼看到梅陈梦伸出手想要掏什么东西,手却僵在了半空的样子。
“怎么了?”
齐舜一脸的关心。
梅陈梦为难地道:“殿下,小仙往常休息只备一麻绳编制的吊床,储物袋里再没别的东西。没想到殿下要来,这粗制的吊床也不适宜拿出来碍殿下眼,只能麻烦殿下与小仙席地而坐了。”
齐舜听罢一挥衣袖,道:“我当是什么事,你且等着。”
眨眼间袖子一收,原本空荡荡的草地上,多出了莹莹玉质的一桌两椅,桌面还摆满了美味佳肴。
梅陈梦瞪大了双眼,眼珠骨碌碌从桌面转到齐舜面上。
齐舜十分自得,衣袍一甩潇洒地坐到就近的椅子上,还热情地招呼她坐下。
梅陈梦一动不动,手指了指满桌菜肴,道:“殿下这是?”这是什么阵仗?说好的只是有事聊聊呢?难道还要吃个饭?
“哦,我家侍从生怕我饿着,每日都备了这么些东西,每道菜都用鲜美盘装着,味道不差的,不必担心。”
鲜美盘?那种高级阵法加持过的可以长久保鲜的盘子,菜肴即便放上十天半月,味道也丝毫不败。不过因为阵法繁复,会的人并不多,通常高价出售,一盘千金。
这小日子过得,真是奢侈。
见梅陈梦愣在原地,齐舜皱眉道:“怎么不坐?现在已近正午,你也该用饭了,可是嫌我这菜色不佳?”
“额……殿下,我乃一介凡仙,怎好与您同桌而食,传出去怕对您不好。”
快想起来我是一个凡仙,快想起来我俩纯凡有别,快想起来一个正常的纯仙应该对凡仙持有的态度!梅陈梦心里狂吼。
她觉得齐舜今天真的不太对,过于热情,让她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齐舜做天界太子这么多年,还真没有人敢这样一再地拒绝他,特别在他存着明显的讨好意图下,更是第一次体验。
染谷真子的雀庄饭
身为太子的骄傲,让他沉下了脸色:“叫你坐你就坐。”似乎意识到语气过于生硬,又补了一句,“听话。”
齐舜显而易见地生气了,梅陈梦只好乖乖坐下。
一顿莫名其妙的饭,坐下后谁也没有说话,梅陈梦心里一直打鼓,只希望对方赶紧有事说事,然后麻溜走人。
但是那齐舜,吃饭也忒优雅了。
这人一优雅起来吧,动作就极慢。偏偏自己也受他影响,不敢吃快了,怕对比之下显得粗俗。
别的不说,这太子的膳食就是比一般人的好吃!
但是梅陈梦这人吧,心里即使喜欢,面上也不显分毫。齐舜见她吃得不紧不慢,摸不准她的态度,便问:“如何,可还合胃口?”
“嗯,很好吃。”
梅陈梦回话的时候,两只眼睛笑眯眯的,煞是温柔。
齐舜心情突然就很好,又多问了几句,还把自己桌上自己最喜欢吃的一道菜推荐给她,亲自往她碗里夹了过去。
梅陈梦受宠若惊,突如其来的亲昵让她不知所措,越发肯定齐舜今日一定是吃错药了。
梅陈梦脸上的小慌乱,自然也让齐舜瞧见了,他又懊恼起来,觉得自己犯了水千游叮嘱的万勿冒进的错。
他怎么又……不知不觉地又把人家当做自己人了呢?
自此,齐舜有意约束自己的行为,尽力克制住一颗蠢蠢欲动的爱怜的心。
一顿饭结束,梅陈梦也没听到齐舜说出找自己是为了什么事,便主动问道:“太子殿下 ,您还未说您今日找小仙是为了什么事呢。”
这该怎么说呢?难道说我只是想多看看你,多陪陪你,好叫你喜欢上我?
齐舜斟酌片刻,突然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扶额道:“哎呀,你瞧瞧我,过了这许久,竟然将自己因何找你这事给忘了!”
“……”
“今日便到此吧,下次本殿下想起来再说。”
“是。”梅陈梦乖巧回答。
齐舜临走之前,还来了一句:“你这宝地不错。”听得梅陈梦一头雾水。
待人走后,梅陈梦看了眼四周,十分平常的一块林间草地。
这样的草地,林子里多得是,有什么值得一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