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守夜的
小說推薦我是一個守夜的我是一个守夜的
我拍拍手,“终于把这老乐色,老坷垃给压住了,好了,可以回家躺平了……”
盛寵之侯門嫡醫 小說
这把活,挣的多,还不算难干,真好啊!
到了天亮,我给孟总的那个眼镜美美,发了个语音,“事办妥了,欧凯!”
那个美美,很快就打回来,“吴老师,你确定搞定了?要不然,孟总会批评我的,她很严厉的,我可不想……”
“放心吧,绝对不会让你下不来台,你要不信,我可以跟你说细节,昨晚十二点多,孟总开始做的梦……她的水晶台灯旁边,本来五个苹果,昨夜少了一个……还有,梳妆台上,右边匣子,她的手链,八条,还有三只金表……另外,她睡觉,整个人,就像西方的女神像,很光很亮很透……呵呵,你可以跟她对对。”
听完我的话,那妹妹放了心,跟我礼貌的结束了通话。
我则一下子睡意全无,又跟王虎聊了聊,问了问,坦克鼓捣的咋样,还有小鬼小铃铛,她跟坦克,我给组合在一起了。
安静
王虎嗯嗯啊啊的,看样子昨夜做播,困的不行,都懒的话了。
我又跟李麟讲了两句,他说他的警察故事,继续上新了,让我去给他加关注。
磨磨叽叽,我拖拉到快十点,才睡着,夜里还要去学校上岗挣点碎银,缺了觉可不行。
一连五天,过的两点一线,吃饭睡觉上班,看书看直播顺便聊聊天。
这不,早早的电话就响了,一接起来,那个眼镜美美冲我一通嘟嘟嘟的埋怨,“我们孟总又犯病了,比以前还厉害,你怎么回事啊,骗我有意思吗,你要不行,你说话,我好找别人啊,你怎么办事的,我一大早被人骂,一天的心情都坏掉了,你知不知道,女人,不能气吗,我急的脸都起皱了,我的皮肤刚做的保养,不白做了……都怪你……”
我捧着电话,快无语了,“妹妹,我的错,我马上,立即处理,绝对不让你受难为……放宽心啦……”
“那还差不多,你说的,那,完事,我请你……吃饭吧……”
我随意的应了一句,就结束了通话,我想到了一种可能,“召唤术,拘五鬼,还是脱窍,灵魂攻击?!”
这一夜,我又穿上隔离衣,潜入孟总家里,在角落里蹲好埋伏着……
深夜渐浓,转瞬钟声又近零点……
我打起精神,这种枯坐,不能玩手机,不能说话,不能出声,太难熬了,还不如瞎走动着,起码能有事做,可以分散注意力,缓解疲劳,而我这一个姿势,憋了半宿,好困好烦啊!
突然,一股凉意袭来……
我眼看着,从门缝下边,一个鬼影子,仿佛纸片,又像是液体,开始往里屋伸展着……
“这特么的液态变形体?!什么鬼?!”
随着那个薄片整个进来,一下弯曲,立了起来,瞬间膨大……
一个魂体成形,这个鬼,邪魅的笑着,一个飘,就上了床,一只爪,捂着孟总的口鼻,一只抓向她的胸腹,要多暴虐又多暴虐,辣手摧花,揉搓,肆意拿捏……
我忍不住了,一个爆锤,砸向他的后脑勺……
“嘭”,我就感觉到手臂一震,“护体罩?!护身符?!”
那个魂体被我打中,瞬间变出一道光膜,还有一道字符一个闪现……
他被我偷了一下,一个飘,直奔门缝射去……
这个鬼,逃跑太速度,嗖的一下就钻没了影……
浣水月 小說
见缝就插,遇风就走,这根本不是个鬼!
这摆明是活人的魂体,这种攻击,属于灵魂攻击,也叫入梦、魂刺,就像精确制导武器,点对点,自动追踪,可以说,只要出击,没有不中!
我这下明白了,我的对面,是个法师类,还是个控魂者!
我掏出一个带有我的印记弹壳护身符,戴在孟总手上,希望它能顶用。
每个玄门,都有自己的符号,一般不会为了资源出手干架,因为干这一行的人极少,而鬼物,灵器,魂体,无限多,没有必要,抢别人管的事物买卖!
留了我的名号,就是代表我管这个片的,她是我管的,她的事,就是我的事,想要继续横插一杠子,那么就斗法斗到底,谁赢谁说话!
绝代神主
我立马给眼镜妹发了一个长留言,“你们孟总惹上大拿了,最近你帮她查查,她用的香水,化妆品,粉底,油,甚至挂饰,凡是能贴身的东西,都做个清理,封存最好!这些很可能被人下了术法,做成了导引,就是一个路引,目标导航!所以,她才被针对,恶梦不断!”
这种路引,魂引,有的就是一个不起眼的挂件,像小葫芦钥匙串,里面放点特别的骨粉,特别的香味剂,它就成了一个指引,夜里的鬼,就会闻着味,收到吸引,找上门来。当然,这种东西,需要配合练习,就像警犬训练,反正差不多,具体看那个施法的人,这种独门的秘术,不好破。
第二天早上,眼镜妹,跟我联系,说孟总安排她约我见面。
我联系上王虎,李麟,因为牵扯人在作祟,我这个保安没有权限,只能让政府部门的人,介入,警方,才有执法权。
我们三个跟孟总见了面,王虎提议,指着房间,说,“孟总,我需要给你做个全面的净化,你同意的话,我就准备材料……”
孟总已经吓坏了,急忙点头同意。
李麟说,“孟总,你有没有怀疑对象,比如竞争对手,仇家,同行,你可以提供一个名单,我帮你走官方调查他……”
孟总想了想,“……我也不清楚……我一直小心翼翼的,不敢得罪人,从不跟人吵,打人我更不会了……只是,我开发的楼盘,麻烦不断……就是不停的搭关系,搭钱,总是没法开盘,也就回不来投资……设计更改了,绿化面积少了,消防通不过,工地被盗了,安全事故了,设备故障了,噪声扰民了,工地扬尘了,公示缺失了……反正就是各种麻烦,就是不住的整改,不住的被查,被处罚,不住的开工,停工……楼都已经起了,都封顶了,就差最后一步,卖了赚钱……我真是够了,真是累了……”
作为公家人,王虎一下就想到了,“我明白了,肯定有人想收了你的盘面,这是压你呢,孟总,你把能吃下你这个摊子的同行,或者有财力的主,划出来,我猜测,他们这是联合拿你当桃子摘,当肥猪宰呀!种树的时候没事,养猪的时候没问题,这挂果了,养胖了,谁不是看见好吃的眼红啊!走捷径,巧取豪夺,做大买卖的都会玩这一手!”
我不好说话,因为牵涉层面太多,我这小身材,一个站不稳,就能栽了坑,被这种玩资本带背景的巨轮,碾成了渣渣!
我被封印九亿次
翻看数千年历史,里面就俩字,“整人”,最多再添一个字,就是,“人整人”!人,这个族类,为了利益,没有什么手段使不出来,商场如战场,血和骨,就是铺垫,而成功的王座,凡人坐不了,也压不住那股邪劲霸气!
剩下的事,由李麟他们掺和,我就借机退出了。
这个世上,最可怕的是人心!
千人千面,一人多面,而各种鬼,不过是人其中一面的极端体现。
戴着面具的恶人,口是心非的小人,笑呵呵的阴谋家,比鬼可难斗多了,因为看见的恶,好防备,看不见的恶,最狠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