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火函數
小說推薦薪火函數薪火函数
李肖林虽然自小家境贫寒,但是父母教育他要讲道义、不可做违心的事情。
这对于李肖林来说实在是难以接受,他感觉心里堵得慌。
“那丁老师,您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我想至少我要向人家表示下感谢,以后如果有机会我肯定会报答他的。”李肖林不甘地问道。
“那个…那个我也没有,我跟他也很少解除,也是通过朋友的朋友介绍的,没事,肖林,你有这份心就好了。”丁博士有些支支吾吾。
李肖林觉得有些奇怪,丁博士似乎有什么话没有说出来,“老师,您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是不是因为我不符合他们公司的要求,所以他们不让我去上班?”
“当然不是,你很优秀,将来毕业典礼上你要作为优秀研究生代表发言的,怎么能这么想,对方确实是公司倒闭了,没有别的情况,你先回去吧,论文要抓紧修改!”丁博士有些急躁。
“好吧,我知道了,老师,我先走了,再见。”李肖林虽然心内疑惑,也只得先离开。
一周以后,李肖林本来约好了今天下午和丁博士当面讨论论文里的一些问题,
但是到了办公室后却发现丁博士不在,打了几个电话也都是正在通话中,
六一等了一会后,见丁博士一直没有回来,便带着论文先出去了,
但是刚走出办公室,却听到走廊远处似乎传来了丁博士的声音。
六一看过去,但是没有发现丁博士的身影,于是走了过去,想看看丁博士在不在。
快走到走廊尽头时,听到丁博士的声音从走廊转角处传来。
“是啊是啊,当年还真是多亏了你,装的那么像,肖林才没有疑心,他很聪明,想要骗过他可不容易。”丁博士好像是在和人打电话。
李肖林感到非常疑惑,但想了半天自己好像也没有被人骗过。
“钱的事还好,你嫂子很支持我,她也是做老师的,明白我的心情,而且我父亲也给了我一些钱,用来付肖林的学费和日常开销也足够了。”
“唉,那不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眼看就要到毕业找工作的时候了,我只能先编出来这么个理由,说大富商破产了,不然按照肖林的性格,肯定要等着毕业然后进入人家的企业,那不把他找工作的黄金时间耽误了么。”
“对了,我上次让你帮我问的那家元一生物怎么样了,一定要有充足的研发资金啊,不然我肯定不会让肖林去的,行,你记得再帮我确定下,对了,你嫂子说你们俩什么时候有空,到我们家来吃饭啊,上次…”丁博士开始和对方闲聊了。
李肖林转身走了回去,脑子里不住地在思索,现在他一切都明白了,原来所谓的富商,不过是丁老师编造出来的,
只是为了能让他心安理得的地接受资助,丁老师知道如果直接接济他,一定会被拒绝,所以才想出来这个办法,真的是用心良苦啊。
李肖林心里满满的感激和愧疚,但他没有向丁老师挑破这件事,而是默默地埋在了心里,他知道,自己欠丁老师的,一定要偿还。
李肖林毕业后,在丁博士的推荐下去了一家制药公司工作。双方也一直保持着联系,
但,后来丁博士负责的实验项目越来越多,李肖林似乎也离开了公司开始创业,二人的之间的联系来越少。
……
二十年前的一天,丁博士刚刚做完演讲,接到一个电话。
“喂,你好!”丁博士接通了电话。
“老师,您好!”对方听起来像是一个中年男人。
“你是?”丁博士早已是桃李满天下了,一时想不起来是哪个学生。
“是我,李肖林啊,老师!”
丁博士一怔,自己和李肖林已经几年没有联系了。
飄渺之旅
“丁老师,我知道您刚演讲完,我也在这附件,您有时间吗,我想请您吃个晚饭。”
“好啊,肖林,好啊。”丁博士很激动,虽然晚上还有应酬,但他决定先推掉了。
“嗯嗯,您等下到酒店门口,我去接您。”
丁博士收拾好东西,离开了演讲大厅,走向了酒店门口。
而这一去,改变了他自己的下半生,同时也改变了很多人,包括王六一的一生!
……
丁博士和李峦峰一起走了出来。
“丁伯伯,一起去吃晚饭吧。”李峦峰发出了邀请,似乎此时二人已经不再是上下级的关系。
“走吧,峦峰。”丁博士回应道。
極品小民工 小鐵匠
丁博士和李峦峰一起走到了餐厅,坐了下来。
看着眼前的牛排和红酒,丁博士的思绪又飞到了二十年前和李肖林那顿饭的餐桌上。
“老师,非常抱歉,在您这么忙的时候还约您出来吃饭。”李肖林感到游戏抱歉,帮助丁博士拉出椅子,请他坐下。
“哪里的话,肖林,我也很多年没有见你了,你能给我打这个电话,我很高兴啊!你也坐吧。”丁博士确实很高兴。
丁博士看到肖林坐下了,继续问道:“肖林,你这么多年都在做什么啊,刚毕业那几年还能看到你在一些学术期刊上发论文,后来就慢慢地没怎么有你的消息了,是已经不再做学术研究了吗?”
“多谢老师的关心。”肖林客气地说道,“我现在确实已经很少再做专业的学术研究了,在专业领域确实没有什么建树,辜负了老师的一片苦心了。”
“老师当年推荐我到的那家公司,我一开始是主要负责研发的,后来也做到了研发部门的负责人,领导很看重我的能力,对我很是器重。”
“后来有一次公司有一个重要的谈判,但是当时的商务负责人因为家中变故不能到场,领导便把我临时安排去负责谈判。”
“谈判很成功,领导发现了我身上其他的潜力,对我更加看重,当时我在专业领域的研究也遇到了瓶颈,正好借这次机会,也开始转型,开始负责一些经营类的事务,渐渐地就不再做学术研究了。”
“那后来呢?”丁博士推了推眼镜,语气中充满了惋惜。
“后来我做到公司的副总,但我一直有一个自己创业的想法,我和当时的董事长专门为此做了一番长谈,他虽然想留我在公司,但最终还是支持我自己出来创业的决定,后来我就自己成立了我现在的这家肖林生物科技公司。”
“那也很好,真的为你感到高兴!”丁博士发自内心地说。
“老师,我今天来,不光是请您吃饭的,我是想请您加入我的公司。”李肖林没有再绕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