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兵圖譜
小說推薦神兵圖譜神兵图谱
无脸人也就是没有五官,要不然,他脸上的表情一定是十分的精彩。
他现在颇有一种身不由己,生不如死的感觉。
明明他是奈何桥诞生出来的神魂,也就是说他就是奈何桥本身。
但是关于奈何桥的归属,却根本就没有人询问他的意见。
彭九元就是个乡野村夫,我奈何桥的归属, 为什么要问他?
恨啊。
为什么我之前就没有弄死他呢?
现在他竟然敢把我送给别人,他有什么资格!
无脸人心中充满了怒火,但是当着周恕的面,他一个字都不敢说。
他可没有忘记,他的生死存亡,还都捏在周恕的手里。
和彭九元不一样, 他拿周恕,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彭九元空有一身实力,但是他的精神思想都还是个普通人, 根本挡不住自己的诱惑。
但是这个周恕可完全不一样,自己根本感应不到他的丝毫情绪,而且他的实力还高得吓人。
落到这样一个人手里,自己的未来,可就彻底没有希望了。
无脸人心中唉声叹气。
他现在真的是束手无策了。
别看他活了数千年,但是他毕竟只是一个器灵,无法像人一样修炼,他本身的实力,完全依赖于奈何桥,能够发挥出来的,并不多。
“既然如此,那奈何桥,从今以后就与你彭家无关了。”
周恕澹然说道。
他看了一眼那无脸人,“你听清楚了吗?从今以后,你的主人, 是我。”
“听清楚了。”
无脸人有些闷闷不乐地说道。
他还能说什么?
事已至此,他如果想要少吃一些苦头,那就只能老老实实听话了。
可惜, 没自由啊。
无脸人心中再次叹息。
“大人,这奈何桥,本来就是大人你降服的,与我没有关系,你其实不用询问我的意见的。”
彭九元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是不需要,但是如果有一天,你意识到奈何桥是什么级别的神兵利器之后,我怕你会怨恨我。”
周恕澹然说道,“虽然我并不怕你,但是没有那个必要。”
“我不会的。”
彭九元说道。
“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东西。”
周恕摇头说道,“彭九元,以后你和董和,都不再是普通的村民,你要记住这一点,永远不要太相信人心了。”
“我——”
彭九元本就不善言辞,现在更加不知道如何反驳周恕。
周恕也不是一个喜欢说教的人,很多事情,他自己都不觉得自己做的多好。
“行了, 该说的都说了,你先回去吧,和董和商量一下未来的路。”
周恕摆摆手,说道,“等会儿无论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都不要过来,不要像上一次那么有好奇心了。”
“是,我明白了。”
彭九元恭声道。
……
“那个——”
一直等彭九元消失不见,无脸人才有些犹豫地开口道。
他还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周恕。
“以后我就是你的神兵了……”
周恕脸色一黑,这话听着这么别扭呢。
好像自己对他做了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这无脸人只是奈何桥的器灵,并没有男女之说。
“你有没有名字?”
周恕看着无脸人,开口道。
“没有。”
无脸人摇摇头,说道,“我就是奈何桥,以前从来没有人知道我的存在……”
周恕是第一个看穿他身份的人。
想当初,他祸乱彭家,彭家嫡传都快死绝了,
也没有一个人看穿他的身份来历。
毕竟神器诞生出神魂,这种事情,可是从来就没有发生过的。
后来彭家大乱,无脸人趁机隐入山林之中,一直到最近,才重新出世。
这期间,他基本上没有接触过外人。
自然也就没有人给他起名字,他自己也觉得名字没有什么必要。
“你跟我说一说,你是如何诞生的。”
周恕沉吟了一下,开口问道。
如今生死簿还在木治星的手里,就算他想让九件神器合一,现在也是做不到的。
他倒是十分好奇,这奈何桥,是如何诞生器灵的。
同样是镇族神器,其他八家的镇族神器为什么没有诞生器灵?
就这奈何桥比较特殊?
在周恕看来,这奈何桥,也不比其他的镇族神器特殊多少。
“我也不知道。”
无脸人摊开手,无辜地说道,“就是忽然有一天,我就有了自我意识。然后我慢慢地汲取力量,最后就可以幻化出自己的身体……”
无脸人回忆道,那已经是数千年前的事情了。
从他诞生自我意识,到他可以化形而出,中间足足经历了上千年。
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他是怎么诞生出来的。
周恕童孔之中光芒闪烁,上下打量着那无脸人。
然后他若有所思地说道,“你想不想真正地变成人?”
“当然想!”
那无脸人有些激动地说道,“我如果变成了人,就不用再给人当牛做马了!”
周恕撇撇嘴,这你只怕是想多了,你就算变成了人,也照样得给人当牛做马。
自由,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他周恕,如今不也不是不得自由?不得不为了人族的生死存亡四处奔波?
从某种意义上,他周恕,不也是为了人族当牛做马?
“我要怎么做才能变成人?你教我!”
无脸人激动地说道,“只要你教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器灵就是器灵,脑子就是不太清楚,做什么都行?
那让你做奴隶呢?
口口声声叫着要自由,却随便给出许诺,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吗?
也就是周恕懒得坑他,要不然,只怕他被卖了,还得替自己数钱呢。
“让你做什么都行?”
周恕似笑非笑地说道。
无脸人浑身打了个寒颤,他忽然想起来,他以前在彭家的时候,曾经偷听到的一些事情。
当时彭家可有一些长老十分变态,什么娈童、什么禽兽……
这个周恕,不会也是那种变态吧。
“那个,我只是个器灵……”
无脸人弱弱地说道。
“废话,我当然知道你只是个器灵。”
周恕没好气地说道,“你不想要你的自由了?”
“我当然想要!”
无脸人毫不犹豫地说道,他也明白过来,他是想错了。
“那好,你替我做一件事,只要你能够做成了,那么我会让你成为一个真正的人,并且还你自由。”
周恕沉声说道。
“你说!我一定会做到的!”
无脸人沉声说道。
为了自由,他可以毁掉彭家,可是杀死彭九元。
他什么事情都能干!
他只是个器灵,什么道德束缚,对他来说,都是不存在的!
“很好。”
周恕点头说道,“在这祝融天,有一处地方,和凡俗是分开的。”
“我要你去那个地方,利用你可以蛊惑人心的神通,帮我探查一些消息。”
周恕说道。
说话之间,他的声音渐渐收敛,只在无脸人一个人的耳边响起。
周恕最终,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
祝融天的情况,实在是太过诡异。
祝融九姓尊大,祝融天的帝尊不现于世,不但如此,这祝融九姓之人,安居无忧,就像是被圈养起来一般。
一些先天神兵,都能让他们趋之若鹜,这和祝融天的武力,完全是不匹配的。
就好像有人刻意控制了祝融天的一切一般。
周恕实在想不明白,祝融天的帝尊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待祝融天之人。
他是故意想要限制祝融天之人的实力?
但是如果那样的话,禁绝武道不是更直接吗?
祝融天的武道,可是异常地昌盛,洞天境强者、法则境强者,都是不计其数。
唯独在铸兵之术上面,祝融天,甚至连玄冥天都比不上。
还有祝融天那些武道强者,更像是温室里的花草,空有一身修为,并没有和修为相匹配的经验和智商。
周恕很想查一查,那祝融天的帝尊,到底是怎么想的。
在祝融九姓之外,祝融天真正的势力,到底是什么样的。
周恕这么做,也是想着,万一哪一天,祝融天像玄冥天一般,成为人族的威胁,到时候,人族也能知己知彼。
“就这些?”
听完周恕的吩咐,无脸人不以为意地说道,“我查到这些之后,你真的能让我变成真正的人?”
“我这一生说过的话,还从来没有不算数的。”
周恕说道。
“我,那我就相信你一次。”
无脸人沉声说道,“这件事很简单,我要是做完了以后,去哪里找你?”
“还有,我得先跟你说清楚,我是奈何桥的器灵,所以我不能离开奈何桥太远,我要去打探消息,必须带着奈何桥一起行动才行。”
“这可不是我想要逃跑,是真的需要这样。”
无脸人认真地解释道。
周恕嘴角微扬,开口道,“你如果想要跑,大可以试一试。”
“如果你能成功的话,那我算你有本事。”
周恕的话轻描澹写,但是却让无脸人心中一寒。
他见识过周恕让人死而复生的手段,那种手段,简直闻所未闻。
这样的人,谁敢说他没有办法操控一件神兵?
无脸人可不想死,他还没有真正地开始活呢。
他绝对不会冒险。
反正去打探消息,对他来说,轻而易举。
他天生有蛊惑人心的本事,用来打探消息,简直不要太简单了。
只要能把消息打探来,就能变成真正的人,这何乐而不为?
无脸人心中甚至已经想好了,等自己变成人以后要做的一百件大事。
还有,自己到时候,要做男人还是做女人呢?
这是一个问题,不过也不着急,打探消息的时候再慢慢考虑就是了。
周恕可不知道无脸人心中一瞬间竟然会闪过这么多的念头。
“祝融天的帝尊,可不是一般的人,他的实力,还在我之上,你要注意了,尽量不要和帝尊接触。”
周恕嘱咐无脸人说道,“如果真的碰到了祝融天的帝尊,你就实话实说,不需要有任何的隐瞒。”
有吴刚在身边,周恕其实并不害怕祝融天的帝尊。
想当初,玄冥天黑帝,不就死在了他们手上?
虽然周恕现在的实力尚未全部恢复,但是吴刚更强了啊。
真要是遇到祝融天的帝尊,就算打不过,全身而退,那还是没有多大的问题的。
更何况,周恕手上,还有祝融九姓的镇族神器在。
那些镇族神器,可是威力超过了洞天神兵的存在,他们在祝融九姓手中或许发挥不出来多大的威力。
但是在周恕手上,那可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就算周恕如今只恢复了一半实力,有那些镇族神器,周恕自信,如果再遇到玄冥天黑帝,也有一战之力。
之所以让无脸人去打探消息,而不是他亲自去,并非周恕害怕祝融天的帝尊。
而是他没有那个时间。
他如今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最重要的,当然是修复神兵图谱。
神兵图谱一日不彻底修复,周恕就一日无法安心。
还有就是,他还需要继续搜集铸兵材料。
祝融天武道昌盛,但是偏偏铸兵之术无比落后,这里有太多的天材地宝被浪费了。
这么多好东西,放在祝融九姓手里,完全发挥不出来作用。
这就是暴殄天物!
周恕怎么会眼睁睁地看着这种事情发生呢?
他最见不得的,就是浪费东西!
既然祝融九姓用不到这些东西,那周恕当然要帮他们用掉了。
之前从各家家主手里拿来的那些铸兵材料,还不够,远远不够!
如今祝融九姓乱战,正是周恕趁机发财的机会,这种情况下,他如何会浪费时间去打探消息?
“生——死——簿!”
就在将无脸人打发走,周恕正在沉思之时,忽然站在他身后的吴刚,嘴里发出声音。
周恕抬起头,就看到前方的空处,出现一个旋涡,一道人影跌落出来。
不是木治星,又是何人?
“他娘的,太危险了!”
木治星一看到周恕,就开口抱怨道,“总算是找到你了!我说王爷,你不老老实实在董家待着,乱跑什么呢?”
“我要做什么事,还需要向你汇报?”
周恕没好气地说道。
“一年时间还没到,你回来找我做什么?”
周恕开口道。
他心中当然知道木治星是为什么回来的。
仅凭一个生死簿,木治星根本就不可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我为什么回来王爷你还知道吗?”
木治星有些幽怨地说道,“你可是铸兵师,我就没有见过铸兵之术比你更强的人。”
“生死簿根本没用,你会不知道?”
“王爷,你这可是有些不地道了,我答应你的事情,可全都做到了。”
“生死簿我没有借给你吗?按照我们的约定,我可是把生死簿借给你一年。”
周恕澹然说道,“生死簿这种先天神器,我都借给你一年,这还不够?”
“木治星,你的要求,未免也太高了吧?”
木治星脸色一黑,好像,也确实如此。
怪只怪,自己当初没有想到这一茬啊。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不是铸兵师,根本不清楚单凭一个生死簿做不到自己的目的。
这种事情,根本就无法防备。
无知害人啊。
木治星叹了口气,“王爷,咱们也不是外人,有话我可就直说了。”
“生死簿到底要怎么才能发挥作用,王爷你应该似乎清楚吧,我想再跟你做个交易,你说要怎么样,你才能帮我?”
木治星一脸诚恳地说道。
木治星能屈能伸,该低头的时候,没有一点犹豫。
周恕脸上露出一抹微笑,“你既然这么有诚意,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和太阴星君,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一心要复活太阴星君,又是为了什么?”
之前周恕就已经问过木治星这个问题,但是木治星不肯说。
当时周恕也没有坚持。
木治星没有想到,现在竟然又绕了回去。
你的好奇心,就这么重的吗?
这种事情,你知道了又能如何?
这跟你没有关系啊。
“王爷,这件事,跟你真没有关系,你知道了, 也没什么好处,不如你换个实在点的要求?”
木治星有些为难地说道。
“跟我有没有关系,我自有判断。”
买个爹地宠妈咪
周恕澹定地说道,“就算没用,我也愿意,我就想听个故事,不行吗?”
“我的要求就这么简单,告诉我,我就告诉你,如何才能让生死簿发挥作用。”
周恕看着说道,“你如果不愿意呢,那也无所谓,反正这件事,跟我也没有关系。”
木治星:“……”
果然还是这么难缠啊,他就知道!
可是这真不能说啊。
木治星一脸为难,有些事他不在意,但是有些事,他不能不在意啊。
“王爷,你这么为难我也没有意义啊。”
木治星苦笑道,“我要是告诉了你,真的会出大事的。”
“你觉得,我是怕事的人?”
周恕嗤笑道。
他这一生,经历的事情还少?
当年面对玄冥天入侵的时候,人族的实力,完全不值一提,那个时候,他都不曾怕过。
“我知道你不怕,但是这不是你怕不怕的问题。”
木治星苦笑道,“是我怕,我害怕行了吗?”
“王爷,我可以保证,就算太阴星君能够复活,她也绝对不会与你为敌,更不会做出任何对你不利的事情。”
木治星正色说道,“这件事,真的与你没有任何的关系。最多我再保证,如果以后时机允许了,我会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你,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