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梟龍
小說推薦寒門梟龍寒门枭龙
登科大会完成之后,当天就是东离月大婚和继承族长之位之时。
大后天开始族王竞选,倒是并不耽误。
东离月深深看了眼西丰明,淡淡点了点头道:“那就这么定了!”
说完,她起身向外走去。
其他人闻言,也陆续离开了祠堂。
东离月快步来到了夜郎平原的田地间,她找到了正在跟东离采一起研究稻苗的江潮。
“江公子,方便吗?可不可以陪我走走!”她看到江潮神情异样的道。
“啊……走走……”江潮有些错愕。他看了眼满脸不解的东离采,微微点了点头。
虽然,他不知道东离月有什么事,可既然人家有求,他也不好拒绝。
而且,自己这次来夜郎族的目的,也是时候向东离月坦白了。当然,他也会想到最好的解决办法。
既不让夜郎族陷入到水深火热中,又能够向朝庭交差。
“你们在这等我……”江潮跟不远处的江云和宋小雅打了声招呼,又对东离采点了点头。
东离采嘟了嘟嘴看向东离月,她好不容易有机会跟江潮单独相处一会。
可现在自己的月姐姐却要带江潮走,她心里有些不满。
不过,她对东离月很是敬重,心里虽然不舒服,也只能是点了点头。
东离月见此,拉起江潮的手,转身就快步的往东离氏所在的山头走去。
看她的样子,似是准备带江潮上到东离氏山顶的位置。
那里是东离氏族族长所居之地。做为少族长的东离月,就住在最顶处。
江潮还从未上去过,一来是没有时间,二来,那个地方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闯的。
极品阴阳师 葫芦老仙
哪怕是夜郎族的人,都不可以随意上去。像江潮这样一个外来的人,就更不用说了。
江潮不知道东离月想要拉他去干嘛,可这样拉着,他心里升起一股异样。
东离月的美如同天上星辰,明月,近在眼前,却又有种遥不可及感。
她身上的干练,让她更显得多了几分飒爽的美。
留在原地的东离采和江云、宋小雅满脸的错愕,也满脸的异样。
一路上,不少的人看着东离月拉着江潮,大家满眼的震惊。
而江潮感受着手上的柔软,他本想要挣扎着从对方手上抽手出来。可看着对方那淡然的态度,他又怕会伤到对方的自尊。
人家都不在意,他还有什么好在意的。
就这样,两人来到了东离氏最上面的居所群落中,最上一层的竹楼很大,应该就是东离月的住所。
只是,东离月并没有将江潮带回自己的住所,而是去往了往上的地方。
在那里,江潮看到了一处稍大的墓园。里面最少有数百个平方。有许多的墓碑立在那。
就在江潮错愕间,东离月将江潮带着其中一处墓碑前。她松开了江潮的手。屈膝跪了下来。
对着墓碑连磕了数个头。她眼里泪花涌动。这是江潮第一次看到她流泪。
在众人眼里,她是坚强的东离月少族长,是支撑东离族的女强人。
但此时的她,却是显得那样的脆弱。
这时,江潮看到了墓碑上的字,先母东离氏,兰之墓。不孝女东离月立。
“江公子,这是我的母亲。她是我最亲的人,也是我唯一的亲人。”
东离月转头看向江潮,眼睛微红的指着墓碑道:
“我从未见过我的父亲,我心里是恨他的,不过,我母亲告诉我,别恨我父亲。因为,父亲为了保护我们,已经不在了。”
她自顾自的说着,也没有去看江潮是否在听。但她知道江潮肯定在听。
“我母亲等了我父亲一辈子,最后等来的,却是父亲身死的消息。母亲承受不了这个痛苦,她随父亲去了。将整个东离氏交给了我。”
“我一个女人,想要撑起东离氏,真的很难很难。要不是有几位叔伯帮我。东离氏,或者已经分崩离析。”
“如今,我面对的是一个艰难的抉择,如果,我退缩的话。整个东离氏可能就真的要分崩离析。”
“所以,我想让江公子帮我一个忙。”
说到这,东离月站起身,她目光的肯求的看向江潮。眼里露出一股异样。
江潮怔怔的看着她,一时间有些没明白东离月说这些,是想要做什么。但他也听出了东离月现在是遇到难题了。
而这个难题让她决定找自己帮忙。
他张了张嘴想要问清楚是什么事。东离月却并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接着又道:
“江公子,我知道你是朝庭派来的人,从你来夜郎族那天,我就知道了。毕竟,朝庭派了不少的人过来。大部分的人,要么死在了路上,要么,就莫名奇妙的死在了夜郎族。”
“其实,我知道这些人是谁杀的。你刚来的那天晚上,应该已经遇到刺死了吧。凭江公子的实力,他们想要杀你,还没有那么简单。”
“我真的很庆幸江公子没事,也庆幸江公子来了我夜郎族。因为你,让我看到了我父母理想实现的希望了。”
“我父亲其实也是汉人,他曾经是安宁县的县尉,他奉命来我夜郎族谈归化之事,后来,同我母亲相爱……”
东离月自顾自的讲着,她为江潮讲着自己父母的故事。
对于拆穿江潮身份的事,她倒是并没有什么反应。
江潮异样的看着她,听着她讲父母的事。
很快,江潮也总算是明白,东离月在知道他的身份之后,为什么不仇视。也没有采取行动。
东离月的父亲二十三年前,曾来过夜郎族。最先遇上的是东离月的母亲。两人相爱后。
对于归化之事,以夜郎族当时的现状,根本就很难解决。三大氏族对朝庭都有积怨。
除非是能够跟朝庭谈拢对夜郎族有利的政策。
为此,东离月的父亲回去同朝庭交涉,可最后的结果,却是被朝庭以里通外族的罪名杀了。
整个夜郎族中,最激进的则是西丰氏。
朝庭来谈归化的人,都是死于西丰氏之手。那天晚上江潮遇到的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