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靈入侵:我有一身被動技
小說推薦邪靈入侵:我有一身被動技邪灵入侵:我有一身被动技
陈东几人听到元空的话,都是百感交集。
就血源功这件事其实站在夏元皇朝皇族的角度来看,也不算是错。
毕竟自古以来,皇权至上,君威绝对不能动摇。
“那现在血源功沦落到何人手上?”陈东不相信这种绝世功法会无人问津。
“恐怕是已经落入杨孤城的手中了。”元空摇了摇头说道:“而且老夫估计杨孤城已经破解了血源功的一部分奥秘,不然四大家族也不会大肆搜捕其他家族的嫡系子弟。”
“其他家族嫡系子弟都修炼了血源功?”司徒令皱眉问道。
“血源功能够慢慢的改变一个人的血源,经过几百年的变迁,各族手上的血源功应该是做了适当的修改,但毫无疑问,他们的源头,应该就是血源功。”
元空点头称是:
“血源功一开始创造出来是为了对付邪灵,其中必有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但这个秘密现在应该是被杨孤城反利用了起来,用于圈养邪灵。”
“胡家地下有一头邪灵,那么其他三大家族呢?或者说夏元皇朝皇宫之内,难道也有邪灵?”司徒令,继续问道。
画堂春深 小说
“其他三大家族贫道不知晓,但夏元皇朝皇宫之内,必有邪灵。”元空满脸铁青。
毕竟,当初天元道效忠的就是夏元皇朝皇族,一心灭杀邪灵,但到头来却发现,原来最大的邪灵竟然是自己君主。
闻言,在场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
“这种大事,还是等圣上决策吧。”良久之后,司徒令长叹一口气,结束了今日的会谈。
个人各自回到屋中养精蓄锐。
而陈东,则是在脑海中细细回忆起星城当中的战斗。
这一站,看上去是大历皇朝大获全胜,但陈东才是最大的受益者。
在星城地底,他可是吸收了接近五千多灵魂,力量提升两倍有余,但即使如此,对上天花境依旧处于劣势。
如果不是胡老五贸然化身邪灵,又恰好被陈东龙龟被动克制,估计对方根本不会被食人花邪灵吞食掉。
“我虽然肉身强横,但是无论招式和底牌还是太少了,不过幸好我神魂提升了不少,想来应该可以将九转麒麟功和真龙圣诀再上一层楼。”
想到这里,陈东甩开脑海中的杂念,盘腿坐在地上,很快就入定。
一万多的神魂强度,很轻易的就将九转麒麟功修炼至九重大圆满。
而九转麒麟功一旦修炼到了第九重,就会产生质变。
第九重的麒麟变,有点返璞归真的意味,一旦陈东施展麒麟变,身躯反而不会变得更大,可以维持人形麒麟的状态。
但力量却比起六重的麒麟变,提升了一倍不止。
陈东一施展出来,看着铜镜当中的自己,哭笑不得。
镜中人大概一米九左右身高,头顶一对漆黑的羊角,脚踩两蹄,满身鳞片。
“比起胡家的人,我看上去更像一头邪灵。”
不过陈东变身却不是为了一露尊容,而是因为,九转麒麟功第九重,除了麒麟变,终于有了额外的招数——麒麟印。
陈东脑海中回忆起九转麒麟功对麒麟印的描述,才明白,为什么九转麒麟功是体修才修炼的功法。
因为这麒麟印相当简单粗暴,只需双手结印,就能够模拟出相当于一个法器的形式,而且九转麒麟功功法当中还特别提到了一点。
那就是是施展麒麟印不仅会消耗体内接近四分之一的真元,而且居然还会抽取施法者的肉体精气。
所谓的强招必自损,指的就是这种武技。
陈东当然很想立即尝试麒麟印的威力,但考虑到他们现在还是被追捕的状态,想了想,只能作罢。
陈东重新收敛心神,接下来的真龙圣诀才是重头戏。
蠶繭裡的牛 小說
夙夜长歌
真龙圣诀分为五部分,陈东已经修炼了金属性的,而金生水,水生木。所以其实修炼顺序陈东早就造好了规划。
他屏气凝神,脑海中回忆着真龙圣诀的繁冗要诀,然后开始修炼水系和木系功法。
修炼水系除了能获得在水下畅游不用换息能力之外,还能够控水。
这里的控水并非是指神话当中的行云布雨,而是能够凝聚无形之水为己用,至于能够凝聚多少,就全凭武者的肉身强度。
陈东估摸着,以他现在的能力,大概能将数吨的水凝聚成人头大的水球。
不过这招对付一般的先天境界或许有奇效,但是对上天花境强者,就有点鸡肋了,毕竟,哪怕水淹七军,天花境强者也能够御空而去。
而木系的功法,除了增强自身恢复力之外,还能够催生植物,枯木逢春。
虽然水系和木系看上去没太大作用,但功能性却是十足。
而且陈东隐隐当中有种感觉,当他将真龙圣诀五行属性都修炼圆满之后,这门功法才会展现出它真正的威力。
只可惜,以现在陈东的灵魂强度,修炼了两种属性功法之后,已经是极限了,想要再修炼火系,能明显感觉得出非常吃力。
“也罢,反正其余三大家族的大本营,还有夏元皇朝皇宫,我都会一一前去。”
无奈隐婚:小叔叔请自重 沐霏语
陈东喃喃自语道,目光遥遥的看向西北方,那里正是夏元皇朝的皇宫所在。
原本陈东来夏元皇朝的目的,一是为了探出杨孤城走火入魔的秘密,最好不再让夏元皇朝的人兹扰陈家之人,一劳永逸。二是为了获得真龙圣诀。
但是星城一战,让陈东有种食髓知味的感觉。
与其满世界去搜集那些支离片只的灵魂,哪有一次性直接收割数千灵魂来得爽快。
虽然见识过天花境强者的恐怖,但陈东自问现在的他,哪怕对上天花境强者,也有自保之力,况且一昧闭门造车可不是他陈东的风格。
接下来几天,陈东等几人都在小村庄当中待命,不曾外出。
不过令他感到奇怪的是,胡家星城惊现食人花邪灵的事,居然一直没有传开去。
要知道,那天可是他们可是大张旗鼓的突袭星城,闹出如此巨大的动静,哪怕方圆数十里都能够看到。
“难道胡家在虎州真的能够做到一手遮天?”
陈东还暗自纳闷,而这个时候,曹统领却是脸色凝重找到了陈东。
“陈统领,有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