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哭!七個哥哥和糙漢夫君都爭着寵我
小說推薦氣哭!七個哥哥和糙漢夫君都爭着寵我气哭!七个哥哥和糙汉夫君都争着宠我
朱青山满面愁容的看着她。
“青山叔,你相信我,如果是因为我家,我不会因为一个新房就要断了村里人活路。”
宋萌芽分析的很透彻,“而且,我自己家也没水了, 就算盖好了新房子又有什么用?”
朱青山点了点头,又叹了一口气,“可……萌芽,叔虽然是村长,可也有自己的无奈。”
现在村民认定了断水跟宋老三家的新房有关系,他能怎么办?
人被逼急了什么事儿干不出来?
更别说老虎村众人还都不是什么良民。
朱青山真的没有选择,与其那那些刁民去拆了宋老三的新房子,倒不如他们自己动手。
宋萌芽知道朱青山的为难之处。
她只想求一件事,“青山叔,这几日我也一直在查断水的事儿,你只需多给我一点时间。”
“什么时候?”朱青山沉声问道。
宋萌芽想了想,“两天。”
“好。”朱青山一口应下来,“你专心去查这件事,其他的事儿,叔来解决。”
宋萌芽点了点头,“谢谢青山叔。”
她回家的时候,李秀珍已经醒过来了。
“房子没了可以再盖,你别急坏了自己的身子。”宋老三站在炕边,一脸担心。
李秀珍擦了擦眼泪,“我知道,可是盖个房子哪那么容易?那钱又是你和萌芽好不容易拿回来的。”
她越想越伤心,眼泪又忍不住了。
“娘,”宋萌芽几步上前,“你放心,我们的房子不会被拆。”
一瞬间,众人都看了过来。
李秀珍充满期待,“萌芽,你说的是真的?”
她也不知道从何时起,自己这个做娘的就特别信任萌芽这个女儿,好像什么事儿只要萌芽说没事儿,就一定会没事儿。
宋萌芽点了点头。
李秀珍擦了擦眼泪,心情瞬间好了一大半。
宋老三不解的问道,“萌芽,你打算怎么办?”
“上山。”宋萌芽认真的解释道,“其实这几天我都有上山去,只是……”
只是她想到山上可能有蛇,就不敢走太远。
她偷偷看了一眼沈殷山,随意扯了个谎,“只是暂时没什么发现,但是山神动怒一定是有人动了山上的东西,青山叔说给我两天时间,我一定能找到。”
宋老三一听是这样,“那既然是这样,那咱们一起去找吧?”
“恩,人多力量大,咱们一家人一起去找一定能找到。”李秀珍瞬间也干劲十足,就要下地穿鞋。
“可……”宋萌芽有些不放心,“山上有蛇,还有其他危险的东西,你们不怕吗?”
“不怕!”龙飞胎比谁回答的都快。
他们经常和小伙伴一起上山挖野菜、摘野果,根本就不怕山上的东西。
宋甜甜还信誓旦旦,“我喊我的小姐妹们一起。”
宋萌芽莞尔一笑,有家人的感觉真好,有人信任、支持的感觉真好。
沈殷山又走到她跟前,“山顶的部分交给陈霸天他们,山腰的部分我跟你去,剩下交给他们,应该没什么问题。”
“恩,谢谢你。”宋萌芽感觉谢谢这两个字她对沈殷山说了太多次。
她想起之前自己觉得对方的身份太危险,一直是唯恐避之不及,可想到人家一直默默帮着她和家人。
宋萌芽第一次从心里接受了沈殷山的亲近。
她做了决定以后不故意远离他了,一瞬间,仿佛心头积压的愁绪都飘散了很多。
穿越之绝色宠妃
时间很紧迫,众人立刻开始行动起来。
宋萌芽提醒大家,山神动怒的原因很简单,一定是有人大规模破坏了山上的动植物,所以一旦发现异常就赶紧通知她。
朱运生也来帮忙,他还做了几个哨子,给众人作为联络的工具。
老虎山很大,滋养了好几个村子的人,可此时众人上山开始找东西,才发现这山真是大的出奇。
第一天并无所获。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陈霸天负责的区域传来了尖锐的哨鸣。
“是陈大哥那。”宋萌芽的手依旧被沈殷山牵着。
此时,她额头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发丝湿了贴在脸颊上,一双眼睛却闪亮亮的,格外好看。
沈殷山点了点头,拿出贴身的手帕帮她擦了擦额头上汗,“恩,别急,咱们过去看看。”
第六天魔王
两人便手牵着手往哨音响的地方跑去。
这两日,两人一直手牵着手,一开始宋萌芽还有些不好意思,可当真的看见蛇了,她直接一下子抱住了沈殷山。
当时,沈殷山整个人都麻了,身子比宋萌芽还僵硬。
这还是第一次,他竟然被一个女人那样紧紧抱着,全身心依赖着。
那一刻的感觉,他想自己一生都不会忘。
两人很快便看见了陈霸天,同时看见的还有一眼望不到的枯草。
“怎么会这样?”宋萌芽的注意力全被眼前的景象吸引,完全忘了自己还跟沈殷山手牵着手。
她牵着沈殷山,走进那边枯萎的草木中,走几步就会看见一具动物的尸体。
场景触目惊心。
沈殷山脸色同样难看,“是百草枯!剧毒!”
眼看着就要到夏天了,是草木生长最为繁盛的时候,而眼前的情形显然是有人下毒所为。
“简直丧心病狂!”宋萌芽忍不住骂了一声。
看见眼前的场景,别说是山神,只要是一个正常的人看了都要忍不住落泪。
陈霸天从远处走上前,目光一直锁定了两人紧紧握在一起的手。
夜 天子 演員
宋萌芽这才注意到,赶紧将手抽了回来,还警告的瞪了陈霸天一眼。
陈霸天立刻做了一个封嘴的动作,“萌芽姑娘放心,我不会跟任何人说,不过……”
他笑嘻嘻的看着两个人,“我什么时候能喝到两个人的喜酒呢?”
宋萌芽这一警告,反而让人误会了。
她无奈,此时也无心解释,见沈殷山面色如常,她也没往心里去。
“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下毒的人。”宋萌芽有些想不明白,这人为什么要在这山顶下毒?而且显然心中积压了很多怨恨。
陈霸天正色的点了点头,“萌芽姑娘,能算出来吗?”
“我试试。”宋萌芽并没有信心,她之前算过几次,都没有算出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