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武鉅商
小說推薦醫武鉅商医武巨商
不知道具体情况?他怎么能不知道具体情况?他不知道谁知道?谁知道呢…医院,对,医院一定知道。和货运码头最近的是二院,医资力量最好的是一院,伤者应该在这两个医院里。
张文武翻出何晓电话打了过去,没接电话?难道手术中?张文武又给胡启明打电话,胡启明很快把电话接通。
“小张顾问,真是太好了,我正要给你打电话,你在哪里?快来,快来帮忙……。”电话接通胡启明就是一串求助的说话扔过来,张文武忽然觉得脑袋有点眩晕,胡启明这么焦急求助,一定是出大事了。
“老胡,是不是送了很多受伤的条子来?”张文武说。
“是啊,是啊,你知道了啊,快过来帮忙,哎呀…他妈的…打仗了…要第三次世界大战了…小张神医…快啊全是重伤,都是重伤啊……。”胡启明竟然有些慌乱,问题一定非常严重了。
“老胡,镇定…镇定…听我说,深呼吸…对,你是一院之长,你不能慌不能乱啊…老胡,告诉我,吴欢欣是不是也伤了?”张文武沉声说。
“吴欢欣?哦…吴所长…她…她在…在不在我得问一下……。”胡启明的声音突然小了下去,张文武的心继续往下沉,他可以肯定,胡启明知道吴欢欣的情况,他这样说,只是不想直接告诉他消息而已。
能令胡启明不愿意直接说的消息,傻子都想得明白绝对不是好消息,张文武几乎可以肯定,吴欢欣牺牲了,如果只是受伤,胡启明没必要吱唔。
“好你问一下,我这就赶过去。”张文武挂了机,把白脸扔到车上,对候美凤说,“出大事了,条子这次损失惨重,发动你的力量,把李连贵找出来,另外,打探一下盲肠的人什么情况。”
“好,我尽力。”一直以来,候美凤只是全心全意当好保镖,她真的没什么力量可调动的,但她看到张文武的凝重,以及凝重之下的怒火,所以她不敢多说,开始不停的打电话。
张文武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不过,这会他只打了一个电话,打给那个掮客。他只对掮客说了一句话:要李连贵的消息,马上,价钱由他开。
誘妻入懷:霸道老公吻上癮 小說
赶到了医院,张文武终于证实了自己的感觉和推断,吴欢欣真的殉职了。
抚着吴欢欣冰冷的面庞,张文武竟然异常的冷静,冷静到站旁边的候美凤感到害怕。
“张保安,都是我不好……。”候美凤觉得自己有责任,如果她不给张文武3344号船的消息,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不关你的事。”候美凤在自责,张文武何尝不在自责?如果自己不把这个消息告诉她,那她就不会这样…可是……。
张文武知道,不告诉吴欢欣,只是吴欢欣不用死而已,但其他人呢?其他人就该死吗?都是自己的消息害他们的啊。
“告诉我什么回事?”张文武帮吴欢欣重新盖上白布,走到门外抓住守在门口的小警察衣领说。
小酒輕狂 小說
这是一直跟在吴欢欣后面的小警,算是吴欢欣的心腹了,他当然是认识张文武的。他哽咽着对张文武说:“小武哥,我们…我们中伏了,火力太猛了…吴所…吴所是为了救我们才…中枪的……。”
“混蛋,我是问你们为什么会去参加这样的行动,这样的行动是你们掺和的吗?”张文武大声吼道。
“我…我不知道呀,吴所召集我们回来,说市里给的大任务,让我们带齐家伙跟她去码头,到了码头后,她让大家盯着停在泊位上的一艘货船,说是等市局和水警的来了一起行动。后来,市局和水警来了,她要求参加抓捕行动…然后就……。”果然是这傻货逞强,干嘛一定要参加行动啊,提供线索已立功了,干嘛非要参加行动。
张文武放开了小警,拖着沉重的脚步往外走,他不知道去哪里,他不知道要干什么,他怨埋自己不该把消息告诉吴欢欣,他也埋怨这傻货逞强。
“小张会长…..。”走到医院门口,遇到刚刚开完现场会的简应明及其他市里及市局的领导。
张文武抬头看了简应明一眼,说:“简领导,谁是现场指挥。”
“哦,今晚的行动是市局李副局长指挥的。”简应明看了一眼旁边一个穿制服的大个子说。
“这位同志,你有什么事吗?”那李副局长皱眉看着张文武说。
张文武转头看了他一眼,忽然闪电般冲了过去。
砰砰!
“王八蛋,你做什么指挥,为什么把刑警干的活,市局的任务让派出所的去干,他们能干吗?”张文武还是老样子,先出手了再出声,闪电投把李副局长打成熊猫眼了才大声质问他为什么这样指挥。
小说
“小张会长……。”简应明是反应最快的,但是他喊出几个字的时候,张文武已把李副局长给揍了。
靠,这还得了,竟然当众打局长?这…这家伙太嚣张了。
前妻的诱惑
“别动……。”旁边两个警察终于反应过来,拔枪指着张文武。
张文武没动,指着自己的胸口对那两警察吼道:“王八蛋,开枪啊,打这里,他妈的你们除了吓唬一下善良,除了抓几个小偷之外,还能干什么?你们能干什么?看看,避弹衣穿了两件,你穿这玩儿干什么?保护你的领导吗?王八蛋你们还有脸穿这套衣服?还有脸说自己是警察?还有脸说自己是男人?……。”
乱了,张文武乱了,有点语无伦次,除了李副局长和简应明,大家都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两个指着张文武的警察被骂的有点懵,大佬,你骂啥啊,我们是后面增援的好不好,我们也参加行动了啊,虽然连枪都没机会开。
“你涉嫌袭击执法人员,我现在要……。”虽然他们不知道张文武为什么要骂他们,但这小子打他们局长,那是必须抓人的。
天神 诀
“等等……。”简应明很了解张文武的性格,如果这回把他铐回去,后面不知道这小子会搞出什么事。他转向李副局长说,“李局,小张可能有些误会,吴所是他女朋友……。”
“嗯,他没误会,是我指挥失误了,对匪徒的实力估计不足,实在不应该让派出的参加行动的……。”李副局长当然得给面子简应明,而且,他也不想把事情搞复杂搞大了,今天的事已够大了。他对两警挥了挥手,说,“让他走吧。”
“哼,废物……。”张文武转身往外走,李副局长及几个警察,脸色黑得捏出水来,被人骂废物,真的不好受啊,但他们今天得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