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遊戲小說

火熱言情小說 文明之萬界領主 起點-第4701章、‘神’的出征相伴

文明之萬界領主
小說推薦文明之萬界領主文明之万界领主
从沉睡中苏醒过来的‘神’要赶往前线战场?
这个消息落到罗辑和叶清璇的耳朵里,他们这一下子,还真就是没办法判断,这个事情属于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从士气层面来讲,依照那位‘神’在圣光教廷国中的地位,一旦现身前线战场, 翼人大军必定士气高涨。
如今前线战局,本身就是翼人大军占据上风,再辅以这一波士气加成,哪怕不去考虑‘神’的个体战力,都能让翼人大军的优势,得到更进一步的扩大。
不过这里面存在着一个问题啊, 那就是这位‘神’之前为什么会陷入沉睡?
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罗辑和叶清璇心里其实是大致有数的。
虽说一切都是猜测吧, 但他们感觉自己猜到的答案,基本上是八九不离十的。
毕竟这种问题,他们也不方便直接去问啊。
无极朝天
翼人之中,亨利·博尔跟他们关系算好了吧?
但你要是跑去问他说‘你们的神,之前是不是在战场上被敌人打個半死,所以才会陷入沉睡?’
这个问题一问出来,就算是亨利·博尔,也绝对是会当场翻脸的。
当然,他们可以尝试问的委婉一点,但罗辑的个体主脑推演来推演去,貌似都没有推演出什么好结果。
真的,别挑战这帮翼人对他们那位‘神’的崇敬。
但同时,这个问题也的确是无法回避的。
你们的‘神’上一次都被打得半死了,那谁能保证这一次不会?
本来翼人大军在前线打的好好的,优势也在稳固过后,逐渐开始扩大了。
结果‘神’跑上去,一通骚操作,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翼人大军的士气崩溃, 估计也就在一瞬之间。
事实上,罗德林也有这个顾虑,虽说对面的虫王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在战场上了,但对方的存在,的确是个巨大的威胁,不容忽视。
但相对的,‘神’也有自己的想法。
之前的战斗,虫王其实来的非常突然,让他陷入了被动,不过‘神’仗着自己有大涅槃术保命,所以也根本不怕跟对方拼。
最后拼了个两败俱伤、性命垂危,彼此都以为对方死定了。
甚至虫王到现在都还不知道,‘神’原来还活着,自己的这个对手,竟然那么能苟,是他们两边都没有想到的。
虫王是个强敌,这一点不得不承认。
但身为‘神’的尊严, 不容许他退缩。
对于他们这种存在来说, 内心的强大是非常重要的, 一旦退怯, 就会出现破绽。
所以,哪怕是为了强大而完美的自己,‘神’也要不惜一切代价,将虫王抹杀!
惊世毒妃:轻狂大小姐 白天
‘神’正式动身,同时率领圣殿骑士团和审判骑士团赶往前线的消息很快传来。
期间,甚至连一直在被关禁闭的审判长,都被放了出来。
对于这个事情,罗德林倒是无所谓了。
毕竟一切早就已经成了定局,而且‘神’也已经苏醒,审判长纵使心中不满,也已经没办法做什么了。
在这个事件中,同样想开的还有罗辑和叶清璇。
主要是到了这个地步,他们再去纠结也没用了。
别看罗辑现在在这圣光教廷国里,都已经混成星域执政官了,同时叶清璇也顶着一个‘荣誉主教’的名头,算是身居高位了。
但考虑到圣光教廷国的体制,那位‘神’若是发话,那么一整个圣光教廷国,就是对方的一言堂。
别说是罗辑他们了,就算是所有六翼圣翼种绑在一起,联名请愿,都不可能动摇‘神’的决定。
所以还是放宽心,乐观一点吧。
往好处想,如果这一次顺利的话,这位‘神’的介入,没准能够让这场战争更快的结束,那他们的发展资金和内部资源就能慢慢宽裕起来了,倒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当然,万一情况变得糟糕起来了,那他们就搭乘自己的飞船溜之大吉!
如今他们的飞船上,压缩食品和能够获取到的各类物资,基本都已经备齐了。
控制一下消耗,支撑个一年不成问题。
同时他们也储备了大量基因改良过的农作物种子,甚至还拆了飞船内的健身房和周边的其他一些房间,腾出空间,搞了个大型温室培育屋出来。
在这个培育屋里,三分之二的面积用来培养各类农作物,剩下三分之一的面积,一半用来培育一些高产的小型家禽,一半用来养鱼,确保他们能够获取到足够的蛋白质。
这一手改造,是早就开始了的,经过徐稷和赛瑞莉亚长时间的调整,如今这个培育屋的内部环境,已经是非常稳定了,甚至已经形成了一个完善的小型生态循环。
只要飞船设备不出故障,那么从理论上来讲,他们可以在飞船里活到天荒地老!
像这种设施,一般只有那种用于举族迁徙的超大型飞船上才会安排。
在已知宇宙的范围之内,寻常飞船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从飞船本身来讲,搞这种培育屋,搞小了没太大意义,搞大了又太占飞船的内部空间,性价比很低。
而从环境角度来讲,已知宇宙范围内,基本都被开拓的差不多了,周围到处都是宇宙国,你亚空间通道一开,无论去哪儿,最多也就是几个月的事情,哪需要搞得好像要在船上活几十年一样?
更别说你如果真需要在船上待上几十年,那直接躺休眠仓里睡上一觉,这难道不香吗?非得在船里务农?
所以叶清璇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有这么一天。
但是有一点她得承认,那就是这么搞起来还挺有意思的,那种感受,在他们原本超便捷的现代社会,是基本体验不到的。
而在这一切全部准备完毕之后,罗辑和叶清璇就尽量不去跟飞船那边进行联络了。
这无疑是在忌惮那位‘神’的预知能力。
这一艘飞船,算是他们最后的保命底牌,正是有这一张底牌在,他们才能在圣光教廷国放开手脚做事。
万一办砸了,大不了脚底抹油,溜之大吉嘛!
可这张底牌如果暴露了,或者再彻底点,直接就是被抹除了。
那么他们在圣光教廷国将失去最为重要的一重保障!
蜀山之白眉真人传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是劍仙》-第二百八十六章 一往情深的元氣滿滿熱推

我是劍仙
小說推薦我是劍仙我是剑仙
“叮!”
系统提示:恭喜你触发主线任务【镇守营地】(S级)!
任务内容:抵挡妖族,守住来之不易的营垒,完成任务条件一:铁匠、行商、郎中必须存活,任务条件二:你自己必须存活,任务条件三:项蓟必须存活,完成任务后,将会获得十分丰厚的奖励
……
突如其来的任务,让林昭有些又惊又喜,惊讶的是还真会触发一个S级主线任务,喜的则是两个任务是有交叉的,击杀这些怪物一样会算入杀妖任务的份额,这就比较爽了,双S级主线任务同时做,这是目前其他玩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他看向前方的那个女妖,太远了,看不到讯息,于是剑刃一指,远远笑道:“你叫什么,一会死的时候也好知道我的剑下之鬼是谁!”
顿时间,那女子一脸忿怒:“小东西,狂妄得很!我乃白夜大人帐下中五境花鹿,你算什么东西,敢询问老娘的名讳?”
“哦。”
林昭点点头,剑刃低垂,笑道:“想死就来攻。”
雲無風 小說
“如你所愿!”
名为花鹿的猫妖露出了一对小巧的獠牙,笑道:“来啊,给我进攻,将项蓟与那个不知死活的小东西给撕成碎片!”
顿时,黑夜中无数猫妖带着撕风之声而来,速度极快,都是一境、二境的妖卒,这次来的确实不一样,80级、流金起步,不可能更低了!
林昭看得真切,在一群猫妖尚未冲进营地的瞬间挥出一剑,顿时一道剑气樊笼在前方的雪地中炸开,犹如一道圆形壁垒一般,将一群原本行动极快的猫妖给困在了其中,一个个速度缓慢,不断承受密密麻麻剑气的袭杀,掉血速度飞快!
“嗯?”
猫妖花鹿柳叶眉轻蹙,道:“竟然能将剑道运用到这种地步,莫非是一位中五境剑修了?小子们,小心点,以绝对的数量优势给他碾压掉他,杀掉这小子之后把脑袋保存好,老娘要取他的蕴剑湖来参悟剑道奥妙。”
“是,娘娘!”
一群小妖纷纷颔首。
林昭已然拔剑,与一群猫妖厮杀在了一起,顿时各种AOE与溅射伤害迭起,奔雷剑的奔雷之刃效果出现得相当频繁,追击伤害爆表,一旦追击,则又增加了一次溅射效果,一时间那些妖族像是割麦子一样的倒下,而林昭的经验条则一直在飞涨着。
“项蓟,各自为战!”
林昭大声道。
“如此甚好!”
灾难级英雄归来
项蓟直接将长剑一扔,双拳出击,九境武夫的境界摆在那里了,十分了得,一道道拳印破风的声音凛冽,听得林昭羡慕不已,前世的时候,自己可是一位八境武夫啊,农夫三拳那可不是开玩笑的,打得无数年轻俊彦抬不起头啊!
“该死的!”
不远处,八境猫妖花鹿看着林昭、项蓟厮杀的场面,似乎也没有想到这两个人有这么强,但花鹿根本不敢亲自上,以她的境界,打那个年轻剑修还可以,打项蓟这个九境武夫就完全不够看了,项蓟只要动了杀心,十拳之内,多半是能轰杀掉一个八境妖族修士的,何况花鹿是猫妖,本身就以灵巧取胜,对上拳拳到肉的武夫,等于是被天生压胜了。
“给我上!”
她一挥长袖,道:“第二营团,进攻项蓟,这厮在岭北杀了我们无数同族同宗的兄弟姐妹,这笔账早就该跟他清算了。”
“是,娘娘!”
无数猫妖疾驰而去,甘愿当炮灰,不断从四面八方冲向项蓟,或者承受项蓟的一拳化为血雨,消耗掉他一缕武夫真气,又或者挥出利爪,在项蓟的护身拳罡上留下一道爪痕,总之,只要能消耗掉项蓟的一些力量,他们的死就算是有价值了。
“人海战术啊……”
林昭一边挥剑杀怪,一边看向项蓟那边的情况,项蓟的头顶上有两个状态条,一个是血条,一个真气条,此时他的真气已经开始剧烈消耗了,这才没多久就已经消耗了近10%的真气条,这些真气都消耗在了出拳与凝化护身拳罡上了,按照这种状态,等到项蓟一口真气提不上来的话,可能那个猫妖花鹿就出手了,一个以逸待劳的八境妖族,杀一个真气耗尽的九境武夫并不会太难,毕竟武夫的肉身强悍,但再强也建立在真气充沛的基础上。
要杀得快一点,不然项蓟危矣!
……
下午三点半,白马城。
沫尘雪、小夏等四人在城外练级,果然,今天他们明目张胆的出城,就算是看到寒夜长公会的玩家,对方竟然也不再动手了。
“元气呢?”
小夏的男朋友皱眉道:“今天怎么不过来跟我们一起练级,不会真的气量就这么大一点点吧,上次小夏你说的话在情在理,他要是懂一点人情世故的话也没必要这么小气的。”
“他一直在线的。”
小夏道:“只是没有过来跟我们一起练级而已,小雪你知道怎么回事?”
沫尘雪秀眉轻蹙道:“他今天神秘兮兮的,一直没有说话,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说是在做一件大事,而且好像他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就一直没有下过线,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唉……”
小夏柔声一笑,说:“其实啊,元气这个人呢……可以是可以,你要是觉得不错的话,我觉得你们真的可以在一起的,他是那种可以对你一心一意的男人。”
“确实。”
小夏的男朋友也微微一笑:“跟他在一起,他一定会全心全意的护着你的。”
“你们不用劝我……”
沫尘雪淡淡笑道:“我对他没感觉,也并不喜欢他,他的礼物,他的红包我从来没有收过,而且你们的话我不赞同,我们来世上一回难道就为了找到那个一心一意对自己好的人?哪怕是自己不喜欢他?我这辈子不想将就,如果我不喜欢,他对我再好也没用。”
小夏抿抿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其实,沫尘雪心如明镜,大部分女人这辈子追求什么?一个真心真意对自己好的人?还是一个能给自己荣华富贵的人?二者选择其一即可,但如果是这样的话,幽灵王就能给自己荣华富贵,既然都是没感觉的人,自己能拒绝幽灵王,为什么就不能拒绝元气满满?
这个男人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不选他?
这本身就是一种道德绑架,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再好也没用,她沫尘雪又年轻又漂亮,只想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啊,这过分吗?可自己的喜欢的人……
她一声叹息,看向远方。
那地方,有点远啊~~~~
……
不久后,小夏收到了一条消息,来自于元气满满:“小夏,能回城一趟吗?我有个东西希望你能转交给小雪?”
“啊?”
小夏一愣:“我在外面练级呢,那么重要吗?就一定要我现在回城?”
“嗯,相当重要。”
元气满满神色疲惫,道:“你快点过来吧。”
“知道了。”
几秒钟后,小夏回到城内,直奔大圣堂,而元气满满就坐在大圣堂门口的石墩上,起身走来,申请交易,将一张金色卷轴给了小夏。
“什么啊?”
小夏取出卷轴,目光一瞥,顿时眼睛再也挪不开了——
【牧神者】(仙品):隐藏职业转职证明,使用之后可以获得强大的隐藏职业“牧神者”的转职任务,完成任务后,便可以成为天地间傲立的“牧神者”了!
“小夏。”
元气满满皱眉道:“这个牧神者是游牧者的进阶隐藏职业,我当初选择的时候就选了游牧者的职业,你把她给小雪吧,然后你们帮着她转职成功,牧神者不但有强大的恢复能力,同时也有许多控制、输出的隐藏技能,一旦变成牧神者,或许就没人敢欺负小雪了……”
“元气。”
小夏秀眉轻蹙,道:“你知道我昨天的话说得可能有点重了,我向你道歉,但是……你知道这个转职证明的价值吗?拿到拍卖行,或许能卖出超过一个亿的通用币,是可以彻底改变你的人生,你再也不用为了那些鸡零狗碎的事情烦恼,再也不用受房东的冷眼了,你懂吗?”
“我知道。”
元气满满神色倦怠,道:“但我不想那样,我只想把它送给小雪,只要她开心,我就宁可放弃这一个亿”
“你为什么不自己送?”
小夏道:“这么重要的物品,你自己送的话小雪才能真切的感受到你对她的好,这样的话……你们在一起的几率就会更高了。”
憤怒的香蕉 小說
“你还不知道小雪吗?”
元气满满苦着脸,道:“其实我也知道,小雪一直看不上我,是我太丑了,是我没出息,是我比不上人家绯月骑士团的盟主白衣,他白衣是谁啊,是跟沈星辰、陈雪、冷颜并立的人,我算是哪个葱?小雪看不上我,她的性子又倔强,之前我送她一条黄金器项链都被她拒绝了,她不想拿我的东西,怕在心理上亏欠我,所以……”
他看了小夏一眼,道:“你给她吧,就说是在白马城逛摊位的时候看到的神秘卷轴,买下来鉴定出来的,让她赶紧转了,然后带大家一起起飞!”
“那好吧。”
小夏点点头:“你放心,这件事我会之后再找机会告诉她的,绝对不会让你元气满满当那个冤大头。”
“小夏……”
元气满满欲言又止:“谢谢你啊……”
“客气什么。”
小夏转身就走,呼唤沫尘雪回城,同时皱了皱眉。
惹火萌妻有点甜
世上的事情啊,情之一事最伤人,重情重义的人往往被伤得更深,当然,动辄一往情深、掏心掏肺的人,也最为没出息。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萬靈之域討論-第五十九章 搞笑的強盜讀書

萬靈之域
小說推薦萬靈之域万灵之域
骆千墨看着付永昌一脸骄傲的样子抚了抚额头,“这样啊,你是想要安全还是声望,自己选,声望可以一点点积累,小命就一条没了可就没了。”
“那我肯定要命啊,这命都没了要声望有个屁用”,付永昌似乎有些明白什么意思了。
“那就好,记住千万不要说,否则你们商队被血洗也不是不可能,还有等今天晚上天彻底黑下来我们就走。你让你的车队准备好,对外就宣称货已经不能等了,你带着已经接下赏金令的人出城,我会在城外大路上与你汇合,就这样快去准备吧,记住千万不要向任何人提起此事。”骆千墨说完示意付永昌可以离开准备了。
“我能问一下吗?老弟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这神秘兮兮的,我总感觉有事啊。”付永昌似乎有些不放心。
“知道不说也是为了你好,你一个商人难道要卷入一些我们这些见血的人才知道的事情里?是嫌命太长了吗?”骆千墨眯着眼睛眼里闪过一抹寒光。
付永昌吞咽了口唾沫将杯中茶一饮而尽,抱拳退下去准备了。
骆千墨攥着茶杯的手缓缓松开,他这样做自然是不想让吕歌那边知道消息,现在吕歌发布的悬赏招募情况不妙,到现在才只有一个骑士初阶。若是让吕歌知道骆千墨要前往滉瀁城可能会当即立断带着这一人直接启程到时候两队人马在路上相遇,吕歌像块狗皮膏药一样跟商队保持同样的速度骆千墨也没辙。
所以只要远离了吕歌虽然危险还是会有但总有谈判的余地,甚至必要时骆千墨会说出吕歌的踪迹,这可不叫卖友求荣,他跟吕歌可算不上是什么朋友。
傍晚,他返回住处,乔妙之已经穿上了甲胄,没有储物戒只能背着些干粮,在跟骆千墨道别之后匆匆赶往了城门处。
骆千墨见乔妙之离开,从另外一条路一路狂奔赶在乔妙之到达前出了城,之后在确定没有人窥探后隐没在了城外的林子中。
夜幕降临,商队的车马按时出发,队伍排了近三十米的距离,上面都是百货若是这批货能够运到滉瀁城付永昌应该可以大赚一笔。
商队出城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千叶城,之所以所有人都关注这一支商队自然是因为有很多人想看笑话啊,拿二百白玉币出来招骑士实力的人已经快被传疯了,若是放在平时这个价格算是合理,可此时有三千白玉币的悬赏金在上面压着,自然这个商队的悬赏成为了笑谈。
一间密室中,吕歌坐在案前眯缝这眼睛,前面香雾缭绕,一旁的女子可不正是宁双,此刻在跟吕歌汇报着什么。
“哦,已经出城了?他们可是真敢啊,不过他们也好歹能消耗一下这些强盗的力量虽然不过是飞蛾扑火罢了。对了,咱们的悬赏如何了?不要和我说还是只招到了一个。”
宁双快速回道,“又有一个符合条件的人来洽谈,应该塞弗罗那里很快便有消息传来了。”
吕歌点点头,“让他们抓紧,这个价格虽然诱人但也会令人生疑,你去跟塞弗罗说过了今晚悬赏金降到一千五百,这样的话那些在暗处蠢蠢欲动的人才会再次考虑。”
“这……一下腰斩一半,这恐怕更不会有人来了吧?”宁双犹豫了一下询问道。
“你不懂,越是这样才越会有人急切的想要加入,看着吧等今晚消息传出,明天一定会有很多人求着要加入。”吕歌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
“对了,骆千墨那边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动静,你让塞弗罗去亲自说若是他愿意加入一万白玉币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宁双点头,“我这就去吩咐,只是公子,有句话不知该不该说。”
“但说无妨”,吕歌说完抿了一口清茶。
“这个骆千墨真的值得你这么去拉拢吗?我看他也没什么本事啊,他明明已经知道咱们的身份了咱们还这么去讨好他,说句不好听的,他有何德何能让公子你这么对他。”宁双语气中对骆千墨充满了不满。
妖孽鬼相公 小说
“那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有这个资格呢,说说看。”吕歌示意宁双坐下将一杯茶推到了她面前。
宁双跪地而坐,略作思考,“我觉得至少得跟公子一样,有智谋有魅力而且手中掌握有咱们不具备或是所需要的东西。”
“你说得不错,我如果说骆千墨就是这样一个人你信不信啊。”
“他?”宁双摇摇头表示不信。
“骆千墨的魔力即便以我的眼界都看不出究竟是什么属性,同时这个人智谋并不在我之下,想必他在知道我要去滉瀁城的时候就已经分析出了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且也知道这段路程是最危险的区域所以才不接这份重金的悬赏。”吕歌说着眼里有一种英雄识英雄的情感。
“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要让塞弗罗去跟他用高阶交谈呢,这样做岂不也是徒劳?”宁双疑惑。
吕歌摇摇头,“我的用意并不在这里,我不是真的寄希望于他身上,只是塞弗罗深耕千叶城这么久肯定有认识的实力不俗的人,只是价格可能没有到达心中的预期,我们让塞弗罗以一万白玉币的价格去跟骆千墨谈,知道这叫什么吗?”
“抛砖引玉!?”宁双恍然大悟。
“对,就是抛砖引玉,就是要把那些观望的对自己实力极度自信的人给调出来,我可不指望这些刚入骑士层次的人能抵挡住那些人的刀剑。”
“公子好谋略,我这就去安排”,宁双起身推门而出。
吕歌端起茶杯仔细端详着茶杯上的花纹,嘴角抹过一抹冷笑,缓缓开口,“以为能瞒得过我,咱们滉瀁城再见。”
说完手一摆,一道黑影从帘幕后闪出越出窗户隐没入了黑夜。
骆千墨就在林子里等待着,按照约定有一辆车上会不放火把,而这辆马车正是专门为骆千墨准备的。
对百合理解不同的三人
看着逐渐靠近的车队骆千墨屏住呼吸在一转角处以最快速度进入了马车之中,按照他的这个速度在黑夜中若不是有同等实力的人专门盯着是绝对不会发现的。
坐在马车里骆千墨摸着柔软的垫子,你还别说这垫子还真不赖看来付永昌在这方面是用心了,这样至少一路的颠簸他不会屁股疼。
这辆马车后面便是付永昌乘坐的马车,看来付永昌是真怕自己出事啊,所以才将骆千墨安排到了这里。乔妙之和接下了悬赏令的其他四人分别在前后时刻关注着异动,有一个人则是骑马在队伍间来回巡视。
今晚的月亮格外的圆,银光挥洒下大路两则的林子有种别样的美。
深夜,商队在一处避风处停下,吃喝完毕开始睡觉,这些拉车的马夫都是普通人若是让他们日夜兼程是会出人命的。
骆千墨正闭目养神突然听见有脚步声在向这辆马车靠近,立刻警惕起来,随即敲打车身的声音传来,三短一长,这是他与付永昌约定的信号。
上了车付永昌见骆千墨真的坐在那里才长舒了一口气,随即跟骆千墨聊了一会儿后下了车,付永昌分明就是来确定骆千墨是否上车的,尽管有六人在不断巡视但见到骆千墨付永昌才算有了主心骨。
師瀅瀅 小說
一夜平静第二天路过一个小镇,短暂停歇休息后继续上路,转眼便来到了第二天夜晚。
月盈则亏,今晚不是满月,一层灰云遮蔽着月光,地面视线并不清晰。
商队的前进速度自然慢的不行,按照预计还至少需要四天的时间才能到达滉瀁城。
骆千墨一般是白天待在车上晚上形匿发动到林子里解决生理问题。
深夜,看着周围人都已经休息,骆千墨形匿发动再次潜入了林子中,刚一进到密林他就发现了不对劲,周围的草有被人踩踏过的痕迹,而是根据踩踏的程度人数至少在十人以上。
他立刻谨慎起来,就听见不远处的密林中传来了异动,但并没有魔力波动的迹象。骆千墨没有选择动用感知探测以免打草惊蛇,蹑手蹑脚地逐渐靠近了过去,就听见几道微弱的呼吸声,他权衡后决定再前行,反正形匿咒印发动着,没有感知探测的情况下只要他不主动暴露那就不会有事。
靠近了呼吸声愈发清晰,大致呼吸声在十个以上,其中两个人在轻声说了起来。
“大哥,咱们什么时候上啊,这天气有点冷兄弟们可都冻坏了?”
“急什么,等他们都睡熟了再动手,看样子这批货不少啊,要是能劫下来找几个小娘子耍耍岂不是很美?”
“可是大哥咱们这样假扮成强盗万一跟那些真强盗碰上了怎么办,你说要是偷鸡摸狗啥的我们在行但你这突然拓展了业务,兄弟们也适应不来啊。”
“呸,烂泥扶不上墙,要不是这一段路上维持治安的执法司之人被那些强盗干掉让咱们有了可乘之机,咱们能有这机会吗?记住啊,一会儿我上你们就跟上我,表现得凶恶一点让他们知道咱们不是好惹的。”
“知不知道?说话呀!”
“懂,大哥,我们听你号令,表现得尽量凶恶,可是那些人要是反抗怎么办,我的意思是要是有比咱们厉害的人怎么办?”
“笨蛋,这还用说,我平时是怎么教你们的,好汉不吃眼前亏,打不过就求饶,咱们又不是杀人越货还不至于把命丢在这里。”
“可要是他们要杀咱们怎么办?我们会不会真的死在这里啊?”
“你就不能说点好的吗?要是他们要杀你你就哭啊,使劲哭,用吃奶的劲哭,说自己上有老下有小,让他们高抬贵手,这不是咱们兄弟几个最拿手的好戏吗,到时候就现场发挥就行,实在不行你们就学我,让你们看一下什么叫天生的演员。”
“好,你们几个听见了没有?一会儿看大哥的演技啊,我跟你们讲咱大哥的演技那绝对是浑然天成啊,这都不用有铺垫的那眼泪是说来就来啊,我……”
“你个废物,咱们一会儿要打劫呢,你跟我说这个!都别睡着了!再等一会儿就该咱们表演了。”
骆千墨就在一旁憋笑听着,这些家伙不去演喜剧简直就是浪费他们的天赋,这一说一和跟捧哏逗哏似的,枯燥了一天了就在这里听他们说说这相声似的对话也挺好的,至于一会儿这些人若是真的要不自量力去打劫商队的话他也不管,这些人是打肿脸充胖子恐怕连商队都接近不了就得被守夜的人给逮住。
那几个人沉默了一会儿,随着那个领头之人一声令下他们开始向商队奔去,不过光是那个斜坡就费了他们老鼻子劲,好半天功夫才爬上斜坡,然后一脸激动地抽出刀奔向商队好似已经胜券在握。
骆千墨从储物戒里拿出肉干嘎巴嘎巴地嚼着,他闭着眼睛光是听声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在一阵骚乱之后山坡上已经传来了这些人哭爹喊娘的声音,那求饶的话一说一长段都不带打磕巴的。
这件事情骆千墨没有插手,付永昌雇佣他来可不是解决这种事情,他需要做的是在可能穷头陌路山穷水尽的时候用手中的剑劈砍出一条生路来。
商队前,乔妙之几人跟付永昌商量了一下最终决定将这些人放掉,而付永昌在犹豫一阵后以不易见血为名将这几个身手还没有他好的人放了。
虽然这次只是这些异想天开之人的一场闹剧但那些马夫伙计还是被吓得不轻,睡觉是不可能了现在一个个被吓得跟打了鸡血似的精神的很,看着这种情况付永昌当机立断决定连夜赶路,反正是坦途大道也不存在夜晚视线不好容易出现危险的情况。
继续走了有十里地左右,马夫伙计惊恐感消退强烈的疲惫感涌出,商队直接就停在了大道上开始休息。
这片区域的地形跟之前迥然不同,两侧的山峰犹如被什么给劈砍开来,怪石枯树鳞次栉比,风一吹还有一些碎石滚落。